首頁 新聞中心 埃塞中國貿易周參展商實感:走進非洲,回到生命起始的故鄉,發現一塊畜牧業的待墾良田

埃塞中國貿易周參展商實感:走進非洲,回到生命起始的故鄉,發現一塊畜牧業的待墾良田

很多人知道埃塞俄比亞大概是因為Michael .Jackson 那首著名的 We are the world,這首唱盡悲憫情懷的歌源自80年代時,一場為了埃塞俄比亞大饑荒募捐的歌會。也許你聽說過人類的母親Lucy 就發現于埃塞俄比亞的高原。而我們-華瑞同升走入非洲是為了尋找更優質的飼料原料,為河南畜牧行業的"出海",尋找一片更廣闊的天地,2018年的五月,我們踏上了非洲的土地埃塞俄比亞。

亞地斯亞貝巴 Addis Ababa---上帝鐘愛的小花

埃塞的首都有一個充滿童趣,朗朗上口的名字,而這座城市的自然環境恰如中國的昆明,氣候宜人(當地只有旱季,雨季),海撥2400米,一年四季鮮花長開,其實這個名字按當地提格雷語,亞的斯亞貝巴意思是“新鮮的花朵.只有200萬的人口,可是卻有龐大的有基督教、伊斯蘭教及猶太教社群而隨處可見的教堂,讓人覺得與上帝為鄰,所以這座城市才得此厚愛如此宜人吧。

作為一個非洲的發展中國家,剛經歷過80年代的正局動蕩與大饑荒,可以說埃塞是赤貧的,但埃塞人是如此有格調,隨便街拍可見盡管沒有太多的服飾可選擇,埃塞人在服裝的色彩搭配,發型,小飾品上還是動了小心思了。

街頭的柵欄--講究的非洲式的撞色,與涂鴉墻相互響應

說實話,作為首都的亞地斯也就河南省縣級市的水平,亞地斯就像一個大工地,到處都是建設中的項目,到處也有停工的爛尾樓。暮色中未完成的住宅樓,像中國80年代的樣式。

聽當地朋友說,埃塞的建筑效率是全非洲最高的,他們只使用木制的腳手架就能建起高層樓宇,80年代初的“深圳”速度在此重生。

埃塞無處不“中國”

早就聽說埃塞著名的“東方工業園”可它離亞的斯是有一定距離的,其實“中國”在埃塞隨處可見,從鄉間隨意停放的大型農機具,到鄉間公路兩邊的帶著巨大中文標識的工廠,建設中的項目工程,龍門吊。

在城市里但凡像樣一點的建筑大多是中國工程隊的“杰作”

這是建設中的非盟會議中心,未來的大型體育場,無論是埃塞人還是中國人都引以為傲

中國援建的高速路,一切建制,收費方式照抄中國模式,遠處是內陸的鐵路港口,鐵路的盡頭是吉布提港,當然,鐵路也是中國援建的。

中國人多了,當然“吃”是個頭等大事,埃塞龐大中國群體不但有中國人自營的酒店住宿,還有各式飯店,川湘風味應有俱有,中國人在中國人的店可使用支付寶,微信支付,街頭隨處可見各種中文廣告。(當然中國人的各種愛好,如KTV SPA....等在當地也漸漸多了起來),可惜的是當地巨大的青壯年中國人群體長駐埃塞,還沒有一家華人學校,有孩子的家庭只能長期兩地分居。

我們帶房東金主任來了這家新開的火鍋店吃了一頓,結果把她老人家吃上了癮,不但第二天讓我們在家里自制火鍋,還到處跟華人打聽亞的斯哪里能買火鍋底料。

當地華人已經形成了自己的各種產業鏈,專門做亞非的快遞公司廣告。

還有華人雜志,里面的黃頁指導你在亞的斯的衣食住行,做生意,甚至還有華人開的診所。

“奮斗”在非洲的中國80后們

每個在非洲的華人背后都有著驚心動魄的故事,經歷過土匪,政變,搶劫,敲詐。由于所受教育英語關系,還有年齡的優勢,在非洲正當打之年多數是80后,家里老人尚年輕,撇家棄子,在非洲開拓自己的天地。

89年的EDWARD70后的劉總聊起來可是一點不顯生澀,稱兄道弟。

也是文明古國,未來非洲的領袖

遠古的人類起源自東非高原,而考古發現的古人類化石“Lucy正是驗證了這一點,不僅如此,埃塞也有著燦爛的文明,早在殖民時代,當歐洲的殖民者跑到非洲抓奴隸時,強大的封建中央政府利用國家機器和軍隊有效地保護了埃塞的人民免受的奴役之苦。

20世紀初,西方各列強在非洲劃分勢利范圍,意大利人在各方角力中相中了埃塞,可是被當時埃塞皇帝孟尼里克二世率領軍民奮起抵抗。在著名的阿杜瓦戰役中,擊退意軍,意大利遭到慘敗后被迫簽訂合約,承認埃塞俄比亞的主權和獨立。

193655日,意大利人卷土重來,在阿比西尼亞戰爭中占領了亞的斯亞貝巴,城市在1936年至1939年由意大利亞的斯亞貝巴總督管理,同時,大量珍貴的歷史文物被劫往羅馬。之后在埃塞俄比亞愛國者和英國人的幫助下擊退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軸心國意大利軍隊,隨后被迫流亡海外的國王海爾·塞拉西一世在1941年,55日重返亞的斯亞貝巴,并且立刻投身到了首都的重建工作中。

海爾·塞拉西國王在1963年幫助組成了非洲統一組織,并且邀請新的組織維持設在城市中的總部。非洲統一組織在2002年分解,由非洲聯盟取而代之。非盟也將總部定在了亞的斯亞貝巴城。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也將總部定在了亞的斯亞貝巴,亞的斯亞貝巴從1965年起同時也是東正教教堂理事會的據點之一

教堂是埃塞人精神的家園,星羅旗布在城市,鄉村。無論富麗堂皇,還是簡陋的草房,虔誠的信仰,基督教的教化,讓埃塞人精神世界豐富,氣質高貴深邃,自尊心很強。

(你們平常在朋友圈里看到的黑人小孩喊廣告,黑人雇傭軍放槍,黑人扭腚,甩胯出洋相的小視頻,沒有一個來自埃塞)

說實話,非洲的工藝品手工太粗糙,歪瓜裂棗。整天想著從外國淘古董的劉總,非得拉著我去當地人開的古董店淘寶。

這種“工藝品”,我害怕買回去擺家里夜里會做惡夢。

文明古國的人自是“心眼兒”多,這家號稱專為外國人開的古董店,伙計一副老道的社會像,劉總一眼看出好多是故意做舊的厝品,老板還要價虛高,讓劉總狠殺價到片甲不留。(到底是來自3500年古國的人斗不過來自5000年古國的人,有時我們覺得心眼兒斗不過印度人可能也是這個原因吧)

原來想買這枚1941年勝利勛章的,發現一把勛章都是一樣的新舊程度,應該是標準化生產的假古董吧。

不過埃塞人把這點兒驕傲也炒得太過份了吧,得瑟了幾十年了。把個只會做飯,畫畫,裁衣服,做皮包,開黑社會的意大利人打的屁滾尿流這點事兒天天掛著,見外國人就說,連出租車司機都天天提(意大利幾百年近代史上壓根兒跟誰都沒打過勝仗好吧,二戰時也是德國納粹的豬隊友)

亂入一枚冒牌“教皇”

不過同為文明古國,有些事兒我們還真是有些惺惺相惜,比如“生兒子”,展會上有個小伙子說他爸媽生了四個姐姐才生出了他(也是,有兒子才能保證宗族血脈淵遠流長,古國文明才能代代相繼)。再比如孩子上學,我們造訪大學的一個研究生剛畢業的教授說他家9個孩子,作為農民的父親硬是讓所有的孩子都上了大學或是專科學校,年長的大哥用自己做生意的錢支持弟妹。

春風十里不如埃塞姑娘莞爾一笑

原來在機場見過埃塞俄比亞航空的空姐,驚詫于她們修長的肢體,纖細的身姿,然而又肌肉健美緊實。典型中國人喜歡的巴掌小臉,氣質典雅,含蓄內殮。毫不夸張地說,她們可以說是地球上最美麗的雌性動物。也是全世界油膩男垂涎的對象。

我們展位來訪的這個做物流的美女在我一顆棒棒糖的收買下,露出迷人的笑容。

中國餐館偶遇婚禮,嫁給中國人的黑珍珠一臉憧憬,希望你們幸福。新郎才到埃塞一年,就完成了終身大事,他說回國后再給新娘買中國式的旗袍(新郎除了頭發困難點兒,個頭兒稍矮點,還算可以吧)

被我拉來和劉總合影的美女一臉不爽,很多埃塞美女還是很高冷的,想追的中國小伙得加油。

看見美女愿意配合合影,于是就“得意的笑”

好吧,本尊出鏡,以我的四方大臉來參照埃塞小美女的瓜子小臉和立體的五官

埃塞才有的飽滿的蛋型額頭和天然菠蘿頭發型

亞的斯我們住了四天溫暖的家

老板娘的名字Kenet我總是發不好音,最后何老師干脆叫她“金主任”,意思是將來成立河南辦事處,讓她當辦公室主任。

老大姐可是名門之后,爸爸因為70年代舊政府被顛覆帶全家跑到美國呆了30年,名牌大學,名企工作,辦事風風火火,在亞的斯人脈廣闊,沒有辦不成的事兒,幫我們很快聯系上了埃塞農科院的院長。

每天早上金主任帶領兩個小女傭精心準備的早餐,可是我們實在難以下咽,還是老干媽來得實在又百搭。

還好準備了充足的方便面

因為被我們帶去吃了火鍋,從此淪為中國吃貨的金主任,自制非洲高仿版土風“火鍋”。綠色陶鍋里有機關的,下面有三塊燒熱的炭。

她的眾多家人仍在美國,有兩個小女傭和五條鬧騰的狗,居然還把我們的展會海報尿上了尿。

走過鄉村,才看到真正的“埃塞”

這里還不是真正的鄉村,只是亞的斯的郊區就已經這樣會,盡管有心里準備,仍是驚詫于鄉村地帶的赤貧

典型的高原地貌,動物基本都是放養狀態

在鄉村公路上,司機叫醒我看高冷的駱駝隊過走

他們的公路,驢車走,羊走,牛走,駱駝走,狗跑,就是很少見到機動車,甚至摩托。因此。我們的小轎車卷起揚塵牛X地駛過,路邊都是怔怔看著的農民和小孩,還熱情地招手。

驢是埃塞的“圣獸”,埃塞人對驢有如西方白人對狗,曾有中國人來此開阿膠廠,結果晚上被當地人砸了廠。

尤如上古時代的荒原

鄉村土路邊的農村小孩,去之前專門準備了糖果散給他們,可招惹了麻煩了,不知哪里跑來了一群,不會走的抱我的腿,會跑的追著討,盡管如此還是樂此不彼。

遙想三十多年前,爸爸出差深圳帶回來的大白兔奶糖,葉綠素夾心糖,以及飛機上發的袋裝果汁,那種新鮮和甜美給我和小伙伴帶來的幸福感,直到今天仍有回味。

人們都說埃塞是非洲的小中國,希望今天的中國就是未來的埃塞,再過三十年,那時他們已然豐衣足食,孩子們還能體會到來自中國的新鮮和快樂。

五月5號,我們雇了一輛車開了四個小時來到一所中國援助的職業學院Alage  ATVET college,拜會了幾位長年在此工作的農業方面援外教授。

想不到居然有三位都是河南老鄉,見到我們格外親熱,來自河南商丘的徐老師帶我們品嘗了埃塞特色主食“英吉拉”,實在是非洲黑暗料理,除了酸,就是酸,就著非洲人做的肉菜,難以下咽。

參觀了學校的示范牛場,說實話,把牛養得這么瘦,一向會說話的劉總都實在找不到詞來恭維。

學校的老師在給學生考試,就采取這種口頭問答的形式,右邊坐著的是老師,站著的是學生,對于羊的疫情進行問答,左邊樹下的女生神情緊張,在那里還在默習著

這里是學校的實驗室和解剖室,如此簡陋,看著像國內廢棄的倉庫

這所學校完全座落在鄉村地帶,周圍地域廣闊,校園里野花浪漫,經常有野豬,狐貍出沒,交通不便。經常停電,停網。每周只有周六才能出來到集市采購生活物資,老師們自助生活,兩兩結對開伙做飯,這些原本來自國內各知名院校,政府部門的老師在此生活工作多年,肩負著國家交于的外援重任,不辱使命,他們才是最可愛的老師。

讓我們記住他們的名字:段振華,劉運民,崔基賢,徐建本

另外,埃塞是非洲的唯一沒有做過殖民地的國家,因此相應的畜牧教育體系沒有形成,老師們紛紛反應說沒有標準的課本,他們上課都是用自制的講義,回國后我把我之前自已翻譯的一些畜牧業的資料給了其中的一位老師,看到文章的同行們,哪位手上有英文版本的畜牧獸醫領域的教育資料或課本請在公眾號留言,我轉交他們。

我們是來干正事的,中國貿易周上遇同行

埃塞長年氣候宜人,特別適宜鮮花種植,由于政府的推動,短短幾年就成了產業規模,成為非洲出口鮮花僅次于肯尼亞的非洲第二大國,因此各種中小植保設備吸引了很多觀眾。

埃塞人似乎特別著迷一些“黑科技”,他們盯著海報上的播撤農藥的無人機發呆,詢價,其實那個只是我找來裝飾的圖片。

一些種植園已經從以色列引入了物聯網,他們不知道中國的物聯網成本更低。

由于大多是散戶經營的農業,他們對中小農機設備更感興趣,小型飼料廠設備,中小型肥料翻堆機,大姐詢問各種試劑盒,還有養魚的網箱。

埃塞的國情相當于中國的1985年左右,以中小散戶為主,遠不上規模。

劉總特意去考察了當地活羊交易市場,羊瘦成這樣就拿來賣了,短期育肥在埃塞看來大有作為。

我們造訪了埃塞的TOP 10榜上的青年女企業家,因為是周日我們直接去了她家是。早年留學歐洲,她接手父親的小公司,在她手上發展壯大成了集團企業。

聽說只有埃塞的部長,還有華為的非洲代表去過她家。臨出門她追著我說下次來,她一定親自做飯給我們吃。

在房東金主任的安排下,我們造訪了埃塞農科院,給院長博士送了河南的汴繡作為禮物

河南省比埃塞的人口還要多一點,但全省面積只相當于埃塞的十分之一,畜牧業大省與土地,人口資源相對豐富的埃塞,正是資源互補的絕配。

這次埃塞停留的四天日程滿滿,工作狂人劉總把我本來留出來游覽的時間都安排了會談,居然沒有去看人類的祖母“LUCY,甚至都沒有時間去一次非洲特色的教堂,來日方長,和埃塞的合作大有可為。

回國經停DUBAI停留的不到兩天,也是不斷有人來拜訪

【發布時間:2019-04-12】
新聞中心
糖果游行试玩